飘天文学 > 其他小说 > 狂妃逆袭记 > 第297章暗影受伤
    梅开芍越想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她顿了顿脚步,站在窗边看了一眼,外面的衙役已经换成了穿盔甲的士兵,如果只是单纯的来抓一个杀人凶手,不可能这么大战旗鼓的,连军队里的人都调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个李大人,究竟是想做什么?

    梅开芍心里咯噔了一下,常年来的职业直觉让她看向知府的眸里,充满了前所未有的警惕,

    一个杀人凶手不需要这么大的阵场,但若是想要对付一个皇子就必须要有这么大的阵场

    几乎是下一秒,梅开芍就转身上了楼,毫无疑问这些人的目标是慕容寒冰!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爵决见她神色并不好

    看,快步跟在了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梅开芍摇了摇头,有些事解释起来很麻烦,总之先告诉慕容寒冰,做好准备才是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暗一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跟在梅开芍身后的爵决一眼,面无表情的脸像是皱了皱,不过作为一个训练有素的暗影,他从来都不会过问主子的是非。

    并且现在的情况很紧急,他也顾忌不了多少了。

    暗一推门走进去,没有看惺惺作态的慕容飞雪,也不再看梅开芍他们,单膝落在地上,语速比平时要快上一陪:“殿下,巡抚全志在没有皇上任何指使之下就私自调动了洛阳城的护城兵,现在正带着兵朝着这边走过来,属下按照殿下的吩咐去了距离洛阳城最近的军兵营,可”

    暗一说到这里,抬眸看了一眼始终风云不动的慕容寒冰一眼,手指攥了攥,似是愤怒:“他们竟然不肯派兵!”

    梅开芍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暗一,在她的印象里十八暗影,从来都没有像如今这样狼狈过,他身上虽穿的是黑衣,但明显能看出来,他受了伤,而且还不只是一处,因为血粘在了衣服上,已经形成了一片阴影,他从进来开始就捂着自己的腹部,看来是动了刀伤。

    事情绝非只像是暗一报告的那么简单,那些军兵营不只是不派兵,他们还想乘机把暗影处死。

    可,在这普天之下,没有谁不知道。

    十八暗影,几乎是当朝三殿下身份的代表。

    他们不像是其他的那些随从。

    在大湟王朝,除了皇族里最厉害的武师能驱动他们,即便是当今皇帝,只要不是修炼到最厉害的那一阶,也无法使之心甘情愿臣服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,竟然敢有人公然拿十八暗影开刀。

    他们想杀的不是这些暗影,而是慕容寒冰!

    一路上慕容寒冰的伪装不是没有道理的,如果不是因为她想要救爵决,他也不会提前暴露身份,惹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梅开芍心里一揪,有些说不出愧疚。

    暗影也朝着她这边看了一眼,道:“那巡抚估计是见了殿下的令牌,才会起的异心。”

    “令牌?”慕容飞雪皱着柳眉,软绵绵的道:“那巡抚怎么会见到殿下的令牌。”

    暗影低声答道:“为了救爵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爵”慕容飞雪愣了一下,再看向梅开芍身后的爵决时,什么都明白了,嘴角微微的有些冷:“开芍姐姐,这种事本该我不应说,但是你毕竟是师兄的王妃,却为了另外一个男人,让师兄陷入了如今这种地步,你真的是不配坐王妃这个”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一道淡淡的嗓音打断了慕容飞雪的话。

    慕容飞雪咬着红唇朝着慕容寒冰看了过去:“师兄”

    “我说,够了。”慕容寒冰一字一顿的说着,从木椅上了站起来,他的侧脸看上去依旧和往常一般的冰冷,阳光打在上面就像是钻石的碎片,每一处都是恰到好处的俊美。

    慕容飞雪觉得委屈极了,两眼瞬间就染成了红,她却不知道,巡抚之所以派兵,就是因为从一开始,她把巡抚之子全志城招惹了来,全志城因为得不到美人的青睐,当然要找慕容寒冰下手,这一下手,直接调了军令,甚至是冤枉与慕容寒冰,巡抚一看收不住了,干脆才顺势想要把慕容寒冰除掉。

    她拉了一把好仇恨,却不自知,只把错都推到了梅开芍的身上。

    梅开芍倒是有些不是滋味,她这人虽活的洒脱,睚眦必报,但是也是个极有原则的人,现在替慕容寒冰惹了麻烦,只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爵决朝着她看了一眼,踱步走了过来,挡在了她的前面,笑意淡淡,即便对面站着的那个人是慕容寒冰,他温尔雅的气质也没有弱下半分了,甚至于有些旗鼓相当:“此事都因爵某而起,和马丁一媚没有关系,她是看我入狱,心急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慕容

    寒冰略微抬了下眸,那双如同冰潭深海的眼带着浓浓的寒,如果换成是别人,被人这样看着的话,早就腿软了。

    可对方不是别人,是爵决,是二十一世纪上流社会中最权贵的权贵,和慕容寒冰一样,早就养成了上位者特有的荣辱不惊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都没有说话,甚至嘴角还带着笑。

    但是就是那种无处不在的气压,让整个客栈的温度都降到了零点。

    最终,慕容寒冰还是将目光收了回来,那样的了无痕迹,就像是丝毫没有把对方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只是掠过他,朝着梅开芍的方向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那样的姿势带着冰冷的禁欲和君临天下的气魄。

    甚至在某种形式上在说,我可以原谅你的过错。

    爵决皱了皱眉,只有他自己知道,其实在某些方面他还是有点略输对方一筹。

    因为,刚刚他已经承受不住这越来越浓的压迫感了。

    而且对方的作为,明显是因为有小马丁一媚在。

    他十分怀疑,如果小马丁一媚没有在的话,那男人会不会分分钟就把捏断他的脖子,并且会在捏断他脖子的同时,猜猜那双完美无瑕的手。

    可他并没有动手

    一个能把暴戾隐藏的毫无痕迹的男人。

    爵决不得不为好友以后的处境担忧,对方比他想象的还要深不可测

    再加上马丁一媚那个纸老虎,根本就是个心软的

    果然,下一秒钟,就见梅开芍小朋友乖乖的把自己的手放在了慕容寒冰的掌心里,虽然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。

    等做完之后,才反应过来,都是某殿下的威慑感太强了,她的动作几乎都成了下意识的了

    慕容寒冰倒像是很满意她这种下意识,把她的手包紧,然后对着暗影道:“先去把伤口处理一下,没有人做错什么,想要造反的人,终究有一天会按耐不住,不过”说到这里,嘴角扬起了特有的冰冷和嘲讽,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神魔,在俯视如同蝼蚁般存在的人类。

    慕容飞雪知道自己师兄的性格,可现在这样的情况,她根本就站不住了:“师兄,我们逃!”

    逃?

    梅开芍皱了下柳眉,先别说这样不符合某殿下的作风。

    再加上若是一旦巡抚率军攻城,必定会有无辜百姓受伤,一个在战争来临却抛弃臣民逃亡的皇子,日后又如何做一国之君?

    别看现在这些人都防着旁的人会知道慕容寒冰的身份,可真等到慕容寒冰一出城,分分钟就会有流言传出去

    这一层层的计谋真是想的好周全,每一层都是为了要让三皇子这个人在大湟王朝的政局里彻底被抹杀。

    一个巡抚不会想的到这么狠的毒计,梅开芍甚至怀疑,慕容烨是不是已经就在洛阳城附近了,否则单凭一个巡抚,又怎么能调动的了整个江南六省的军兵营,暗影们去了都调不出兵,肯定是有更厉害的人压着。

    这江南一带本来就是皇后的外戚在把持着,慕容烨想做什么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。

    负责放哨的暗十急急的落在了地上,语速飞快:“殿下,还有半刻钟的时间,巡抚就会带兵进城,现在整个客栈都被知府带兵包围了,暗九和暗七都受了伤,其余的人还好,只是暗三还没有回来。”

    到现在还没有回来,恐怕就是凶多吉少梅开芍紧紧的攥了一下自己的左手。

    慕容寒冰没有说话,只是眸光有些悠长。

    暗十继续禀告:“还有一件事,属下进客栈之前,发现巡抚身边跟着的亲信,就站在知府带着的那群人后面。”

    梅开芍眸光微眯,怪不得知府会派兵,原来他们是打算里应外合,把慕容寒冰围剿在客栈里。

    看来,她刚刚想的还是太有余地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根本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让慕容寒冰逃走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如果几个人,几十人,甚至几百人或许都拿慕容寒冰没辙。

    所以才会派来了军兵,到时候成千上万的士兵一齐射箭,纵然慕容寒冰武气天下第一,也难逃此劫。

    他们是真真切切的想让慕容寒冰死!

    梅开芍知道自古以来,争夺储君之位的手段都不会仁慈,胜者为王败者为寇,也是当然。

    只是她看不起,慕容烨的做法,这样派兵攻城,连黎明百姓都会误伤不少。

    他不会想不到这一点,却还是用了这么阴毒的办法

    暗十垂眸:“殿下,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师兄”慕容飞雪担心的把手中的帕子都攥紧了,情况比她想的还要复杂,大军压进,他们得不到援兵,那下场就只有一个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