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天文学 > 其他小说 >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> 第2655章 天降巨富啦
    阮永庆看着阮桃这般不明所以的模样,便好心的解释道:“桃子,阮家村是我们的老家,这里也是我们的家,当年出了某些事情,我们才会举家搬迁回老家,现在那些事都过去了,我们也可以选择在阮家村或是在帝都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阮桃傻愣愣的。

    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,都是真实发生的。

    在阮家村,虽然阮家所有人,都没有穿那种满是补丁的衣服。

    虽然她在县城读书的时候,阮永庆也舍得给她花钱,可阮桃是真没有想过阮家竟然是如此的“低调”。

    “夏昭,辛苦你送我们回来,改天请你来家里吃饭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这么一说,夏昭便心神领会的对着阮永庆道:“伯父,桃子,那我先去忙了,你们有什么需要我做的,请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阮桃这会心情好,加上她是第一次来帝都阮家,其实对这个新家,还不太熟悉。

    “爸,咱们家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呀?”

    夏昭一听,兴奋的看着阮永庆,阮永庆无奈之下,也只好将家里的电话号码,告诉给夏昭。

    人家说,女生外向,果然如此!

    夏昭拿着阮家的电话号码,心满意足的走了。

    阮桃看着这间偌大的四合院,心里更多的是好奇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到季橙也在帝都,说不定,什么时候就会遇上了,与其到时候遇上尴尬,但不如事先给阮永庆说一声,也好有个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“爸,季橙也在帝都,她们的艺术团在帝都大剧院演出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一听阮桃这么一说,就知道阮桃的心里,肯定还有一道坎,没有迈过去。

    “桃子,从你和季橙各归各位开始,她就已经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。”阮永庆轻声说道:“我们和季家,两不相欠。”

    阮桃想,可季橙并不这样认为。

    季橙倘若知道阮家隐瞒了真实的家境,估计到时候会怨恨阮家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爸,如果家里还有空房间的话,我能不能做一间舞蹈室?”

    阮桃还是很喜欢跳舞的。

    之前是因为身体缘故,她才离开了最爱的舞台,现在她已经健康了,她还是想随着音乐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阮父带着阮桃去了四合院的一间空房间里,“这间房间,你会不会觉得很小?”

    阮桃看着这一间空房间,道:“爸,不小了,我有一个可以专心跳舞的地方就很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问,“那你现在是要跳舞了?那大学还要读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读。”

    阮桃为了高考吃了那么多的苦,她肯定要好好的读书的。

    “你有这样的想法,我当然是支持你的,我也希望你能好好的读书。”阮永庆语重心长道:“桃子,读书可以明事理,也能给你打开一扇门,你可以看见另一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会好好读大学的。”

    阮桃没有说得是,夏昭读书这么厉害,要她俩以后结婚了,人家问夏昭,你爱人在哪里读的大学?

    倘若自己回答,并没有读过大学,那岂不是就会显得有些上不了台面?

    阮永庆看着阮桃这般不明所以的模样,便好心的解释道:“桃子,阮家村是我们的老家,这里也是我们的家,当年出了某些事情,我们才会举家搬迁回老家,现在那些事都过去了,我们也可以选择在阮家村或是在帝都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阮桃傻愣愣的。

    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,都是真实发生的。

    在阮家村,虽然阮家所有人,都没有穿那种满是补丁的衣服。

    虽然她在县城读书的时候,阮永庆也舍得给她花钱,可阮桃是真没有想过阮家竟然是如此的“低调”。

    “夏昭,辛苦你送我们回来,改天请你来家里吃饭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这么一说,夏昭便心神领会的对着阮永庆道:“伯父,桃子,那我先去忙了,你们有什么需要我做的,请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阮桃这会心情好,加上她是第一次来帝都阮家,其实对这个新家,还不太熟悉。

    “爸,咱们家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呀?”

    夏昭一听,兴奋的看着阮永庆,阮永庆无奈之下,也只好将家里的电话号码,告诉给夏昭。

    人家说,女生外向,果然如此!

    夏昭拿着阮家的电话号码,心满意足的走了。

    阮桃看着这间偌大的四合院,心里更多的是好奇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到季橙也在帝都,说不定,什么时候就会遇上了,与其到时候遇上尴尬,但不如事先给阮永庆说一声,也好有个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“爸,季橙也在帝都,她们的艺术团在帝都大剧院演出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一听阮桃这么一说,就知道阮桃的心里,肯定还有一道坎,没有迈过去。

    “桃子,从你和季橙各归各位开始,她就已经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。”阮永庆轻声说道:“我们和季家,两不相欠。”

    阮桃想,可季橙并不这样认为。

    季橙倘若知道阮家隐瞒了真实的家境,估计到时候会怨恨阮家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爸,如果家里还有空房间的话,我能不能做一间舞蹈室?”

    阮桃还是很喜欢跳舞的。

    之前是因为身体缘故,她才离开了最爱的舞台,现在她已经健康了,她还是想随着音乐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阮父带着阮桃去了四合院的一间空房间里,“这间房间,你会不会觉得很小?”

    阮桃看着这一间空房间,道:“爸,不小了,我有一个可以专心跳舞的地方就很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问,“那你现在是要跳舞了?那大学还要读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读。”

    阮桃为了高考吃了那么多的苦,她肯定要好好的读书的。

    “你有这样的想法,我当然是支持你的,我也希望你能好好的读书。”阮永庆语重心长道:“桃子,读书可以明事理,也能给你打开一扇门,你可以看见另一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会好好读大学的。”

    阮桃没有说得是,夏昭读书这么厉害,要她俩以后结婚了,人家问夏昭,你爱人在哪里读的大学?

    倘若自己回答,并没有读过大学,那岂不是就会显得有些上不了台面?

    阮永庆看着阮桃这般不明所以的模样,便好心的解释道:“桃子,阮家村是我们的老家,这里也是我们的家,当年出了某些事情,我们才会举家搬迁回老家,现在那些事都过去了,我们也可以选择在阮家村或是在帝都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阮桃傻愣愣的。

    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,都是真实发生的。

    在阮家村,虽然阮家所有人,都没有穿那种满是补丁的衣服。

    虽然她在县城读书的时候,阮永庆也舍得给她花钱,可阮桃是真没有想过阮家竟然是如此的“低调”。

    “夏昭,辛苦你送我们回来,改天请你来家里吃饭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这么一说,夏昭便心神领会的对着阮永庆道:“伯父,桃子,那我先去忙了,你们有什么需要我做的,请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阮桃这会心情好,加上她是第一次来帝都阮家,其实对这个新家,还不太熟悉。

    “爸,咱们家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呀?”

    夏昭一听,兴奋的看着阮永庆,阮永庆无奈之下,也只好将家里的电话号码,告诉给夏昭。

    人家说,女生外向,果然如此!

    夏昭拿着阮家的电话号码,心满意足的走了。

    阮桃看着这间偌大的四合院,心里更多的是好奇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到季橙也在帝都,说不定,什么时候就会遇上了,与其到时候遇上尴尬,但不如事先给阮永庆说一声,也好有个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“爸,季橙也在帝都,她们的艺术团在帝都大剧院演出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一听阮桃这么一说,就知道阮桃的心里,肯定还有一道坎,没有迈过去。

    “桃子,从你和季橙各归各位开始,她就已经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。”阮永庆轻声说道:“我们和季家,两不相欠。”

    阮桃想,可季橙并不这样认为。

    季橙倘若知道阮家隐瞒了真实的家境,估计到时候会怨恨阮家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爸,如果家里还有空房间的话,我能不能做一间舞蹈室?”

    阮桃还是很喜欢跳舞的。

    之前是因为身体缘故,她才离开了最爱的舞台,现在她已经健康了,她还是想随着音乐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阮父带着阮桃去了四合院的一间空房间里,“这间房间,你会不会觉得很小?”

    阮桃看着这一间空房间,道:“爸,不小了,我有一个可以专心跳舞的地方就很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问,“那你现在是要跳舞了?那大学还要读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读。”

    阮桃为了高考吃了那么多的苦,她肯定要好好的读书的。

    “你有这样的想法,我当然是支持你的,我也希望你能好好的读书。”阮永庆语重心长道:“桃子,读书可以明事理,也能给你打开一扇门,你可以看见另一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会好好读大学的。”

    阮桃没有说得是,夏昭读书这么厉害,要她俩以后结婚了,人家问夏昭,你爱人在哪里读的大学?

    倘若自己回答,并没有读过大学,那岂不是就会显得有些上不了台面?

    阮永庆看着阮桃这般不明所以的模样,便好心的解释道:“桃子,阮家村是我们的老家,这里也是我们的家,当年出了某些事情,我们才会举家搬迁回老家,现在那些事都过去了,我们也可以选择在阮家村或是在帝都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阮桃傻愣愣的。

    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,都是真实发生的。

    在阮家村,虽然阮家所有人,都没有穿那种满是补丁的衣服。

    虽然她在县城读书的时候,阮永庆也舍得给她花钱,可阮桃是真没有想过阮家竟然是如此的“低调”。

    “夏昭,辛苦你送我们回来,改天请你来家里吃饭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这么一说,夏昭便心神领会的对着阮永庆道:“伯父,桃子,那我先去忙了,你们有什么需要我做的,请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阮桃这会心情好,加上她是第一次来帝都阮家,其实对这个新家,还不太熟悉。

    “爸,咱们家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呀?”

    夏昭一听,兴奋的看着阮永庆,阮永庆无奈之下,也只好将家里的电话号码,告诉给夏昭。

    人家说,女生外向,果然如此!

    夏昭拿着阮家的电话号码,心满意足的走了。

    阮桃看着这间偌大的四合院,心里更多的是好奇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到季橙也在帝都,说不定,什么时候就会遇上了,与其到时候遇上尴尬,但不如事先给阮永庆说一声,也好有个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“爸,季橙也在帝都,她们的艺术团在帝都大剧院演出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一听阮桃这么一说,就知道阮桃的心里,肯定还有一道坎,没有迈过去。

    “桃子,从你和季橙各归各位开始,她就已经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。”阮永庆轻声说道:“我们和季家,两不相欠。”

    阮桃想,可季橙并不这样认为。

    季橙倘若知道阮家隐瞒了真实的家境,估计到时候会怨恨阮家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爸,如果家里还有空房间的话,我能不能做一间舞蹈室?”

    阮桃还是很喜欢跳舞的。

    之前是因为身体缘故,她才离开了最爱的舞台,现在她已经健康了,她还是想随着音乐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阮父带着阮桃去了四合院的一间空房间里,“这间房间,你会不会觉得很小?”

    阮桃看着这一间空房间,道:“爸,不小了,我有一个可以专心跳舞的地方就很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问,“那你现在是要跳舞了?那大学还要读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读。”

    阮桃为了高考吃了那么多的苦,她肯定要好好的读书的。

    “你有这样的想法,我当然是支持你的,我也希望你能好好的读书。”阮永庆语重心长道:“桃子,读书可以明事理,也能给你打开一扇门,你可以看见另一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会好好读大学的。”

    阮桃没有说得是,夏昭读书这么厉害,要她俩以后结婚了,人家问夏昭,你爱人在哪里读的大学?

    倘若自己回答,并没有读过大学,那岂不是就会显得有些上不了台面?

    阮永庆看着阮桃这般不明所以的模样,便好心的解释道:“桃子,阮家村是我们的老家,这里也是我们的家,当年出了某些事情,我们才会举家搬迁回老家,现在那些事都过去了,我们也可以选择在阮家村或是在帝都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阮桃傻愣愣的。

    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,都是真实发生的。

    在阮家村,虽然阮家所有人,都没有穿那种满是补丁的衣服。

    虽然她在县城读书的时候,阮永庆也舍得给她花钱,可阮桃是真没有想过阮家竟然是如此的“低调”。

    “夏昭,辛苦你送我们回来,改天请你来家里吃饭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这么一说,夏昭便心神领会的对着阮永庆道:“伯父,桃子,那我先去忙了,你们有什么需要我做的,请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阮桃这会心情好,加上她是第一次来帝都阮家,其实对这个新家,还不太熟悉。

    “爸,咱们家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呀?”

    夏昭一听,兴奋的看着阮永庆,阮永庆无奈之下,也只好将家里的电话号码,告诉给夏昭。

    人家说,女生外向,果然如此!

    夏昭拿着阮家的电话号码,心满意足的走了。

    阮桃看着这间偌大的四合院,心里更多的是好奇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到季橙也在帝都,说不定,什么时候就会遇上了,与其到时候遇上尴尬,但不如事先给阮永庆说一声,也好有个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“爸,季橙也在帝都,她们的艺术团在帝都大剧院演出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一听阮桃这么一说,就知道阮桃的心里,肯定还有一道坎,没有迈过去。

    “桃子,从你和季橙各归各位开始,她就已经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。”阮永庆轻声说道:“我们和季家,两不相欠。”

    阮桃想,可季橙并不这样认为。

    季橙倘若知道阮家隐瞒了真实的家境,估计到时候会怨恨阮家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爸,如果家里还有空房间的话,我能不能做一间舞蹈室?”

    阮桃还是很喜欢跳舞的。

    之前是因为身体缘故,她才离开了最爱的舞台,现在她已经健康了,她还是想随着音乐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阮父带着阮桃去了四合院的一间空房间里,“这间房间,你会不会觉得很小?”

    阮桃看着这一间空房间,道:“爸,不小了,我有一个可以专心跳舞的地方就很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问,“那你现在是要跳舞了?那大学还要读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读。”

    阮桃为了高考吃了那么多的苦,她肯定要好好的读书的。

    “你有这样的想法,我当然是支持你的,我也希望你能好好的读书。”阮永庆语重心长道:“桃子,读书可以明事理,也能给你打开一扇门,你可以看见另一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会好好读大学的。”

    阮桃没有说得是,夏昭读书这么厉害,要她俩以后结婚了,人家问夏昭,你爱人在哪里读的大学?

    倘若自己回答,并没有读过大学,那岂不是就会显得有些上不了台面?

    阮永庆看着阮桃这般不明所以的模样,便好心的解释道:“桃子,阮家村是我们的老家,这里也是我们的家,当年出了某些事情,我们才会举家搬迁回老家,现在那些事都过去了,我们也可以选择在阮家村或是在帝都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阮桃傻愣愣的。

    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,都是真实发生的。

    在阮家村,虽然阮家所有人,都没有穿那种满是补丁的衣服。

    虽然她在县城读书的时候,阮永庆也舍得给她花钱,可阮桃是真没有想过阮家竟然是如此的“低调”。

    “夏昭,辛苦你送我们回来,改天请你来家里吃饭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这么一说,夏昭便心神领会的对着阮永庆道:“伯父,桃子,那我先去忙了,你们有什么需要我做的,请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阮桃这会心情好,加上她是第一次来帝都阮家,其实对这个新家,还不太熟悉。

    “爸,咱们家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呀?”

    夏昭一听,兴奋的看着阮永庆,阮永庆无奈之下,也只好将家里的电话号码,告诉给夏昭。

    人家说,女生外向,果然如此!

    夏昭拿着阮家的电话号码,心满意足的走了。

    阮桃看着这间偌大的四合院,心里更多的是好奇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到季橙也在帝都,说不定,什么时候就会遇上了,与其到时候遇上尴尬,但不如事先给阮永庆说一声,也好有个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“爸,季橙也在帝都,她们的艺术团在帝都大剧院演出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一听阮桃这么一说,就知道阮桃的心里,肯定还有一道坎,没有迈过去。

    “桃子,从你和季橙各归各位开始,她就已经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。”阮永庆轻声说道:“我们和季家,两不相欠。”

    阮桃想,可季橙并不这样认为。

    季橙倘若知道阮家隐瞒了真实的家境,估计到时候会怨恨阮家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爸,如果家里还有空房间的话,我能不能做一间舞蹈室?”

    阮桃还是很喜欢跳舞的。

    之前是因为身体缘故,她才离开了最爱的舞台,现在她已经健康了,她还是想随着音乐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阮父带着阮桃去了四合院的一间空房间里,“这间房间,你会不会觉得很小?”

    阮桃看着这一间空房间,道:“爸,不小了,我有一个可以专心跳舞的地方就很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问,“那你现在是要跳舞了?那大学还要读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读。”

    阮桃为了高考吃了那么多的苦,她肯定要好好的读书的。

    “你有这样的想法,我当然是支持你的,我也希望你能好好的读书。”阮永庆语重心长道:“桃子,读书可以明事理,也能给你打开一扇门,你可以看见另一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会好好读大学的。”

    阮桃没有说得是,夏昭读书这么厉害,要她俩以后结婚了,人家问夏昭,你爱人在哪里读的大学?

    倘若自己回答,并没有读过大学,那岂不是就会显得有些上不了台面?

    阮永庆看着阮桃这般不明所以的模样,便好心的解释道:“桃子,阮家村是我们的老家,这里也是我们的家,当年出了某些事情,我们才会举家搬迁回老家,现在那些事都过去了,我们也可以选择在阮家村或是在帝都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阮桃傻愣愣的。

    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,都是真实发生的。

    在阮家村,虽然阮家所有人,都没有穿那种满是补丁的衣服。

    虽然她在县城读书的时候,阮永庆也舍得给她花钱,可阮桃是真没有想过阮家竟然是如此的“低调”。

    “夏昭,辛苦你送我们回来,改天请你来家里吃饭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这么一说,夏昭便心神领会的对着阮永庆道:“伯父,桃子,那我先去忙了,你们有什么需要我做的,请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阮桃这会心情好,加上她是第一次来帝都阮家,其实对这个新家,还不太熟悉。

    “爸,咱们家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呀?”

    夏昭一听,兴奋的看着阮永庆,阮永庆无奈之下,也只好将家里的电话号码,告诉给夏昭。

    人家说,女生外向,果然如此!

    夏昭拿着阮家的电话号码,心满意足的走了。

    阮桃看着这间偌大的四合院,心里更多的是好奇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到季橙也在帝都,说不定,什么时候就会遇上了,与其到时候遇上尴尬,但不如事先给阮永庆说一声,也好有个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“爸,季橙也在帝都,她们的艺术团在帝都大剧院演出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一听阮桃这么一说,就知道阮桃的心里,肯定还有一道坎,没有迈过去。

    “桃子,从你和季橙各归各位开始,她就已经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。”阮永庆轻声说道:“我们和季家,两不相欠。”

    阮桃想,可季橙并不这样认为。

    季橙倘若知道阮家隐瞒了真实的家境,估计到时候会怨恨阮家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爸,如果家里还有空房间的话,我能不能做一间舞蹈室?”

    阮桃还是很喜欢跳舞的。

    之前是因为身体缘故,她才离开了最爱的舞台,现在她已经健康了,她还是想随着音乐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阮父带着阮桃去了四合院的一间空房间里,“这间房间,你会不会觉得很小?”

    阮桃看着这一间空房间,道:“爸,不小了,我有一个可以专心跳舞的地方就很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问,“那你现在是要跳舞了?那大学还要读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读。”

    阮桃为了高考吃了那么多的苦,她肯定要好好的读书的。

    “你有这样的想法,我当然是支持你的,我也希望你能好好的读书。”阮永庆语重心长道:“桃子,读书可以明事理,也能给你打开一扇门,你可以看见另一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会好好读大学的。”

    阮桃没有说得是,夏昭读书这么厉害,要她俩以后结婚了,人家问夏昭,你爱人在哪里读的大学?

    倘若自己回答,并没有读过大学,那岂不是就会显得有些上不了台面?

    阮永庆看着阮桃这般不明所以的模样,便好心的解释道:“桃子,阮家村是我们的老家,这里也是我们的家,当年出了某些事情,我们才会举家搬迁回老家,现在那些事都过去了,我们也可以选择在阮家村或是在帝都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阮桃傻愣愣的。

    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,都是真实发生的。

    在阮家村,虽然阮家所有人,都没有穿那种满是补丁的衣服。

    虽然她在县城读书的时候,阮永庆也舍得给她花钱,可阮桃是真没有想过阮家竟然是如此的“低调”。

    “夏昭,辛苦你送我们回来,改天请你来家里吃饭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这么一说,夏昭便心神领会的对着阮永庆道:“伯父,桃子,那我先去忙了,你们有什么需要我做的,请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阮桃这会心情好,加上她是第一次来帝都阮家,其实对这个新家,还不太熟悉。

    “爸,咱们家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呀?”

    夏昭一听,兴奋的看着阮永庆,阮永庆无奈之下,也只好将家里的电话号码,告诉给夏昭。

    人家说,女生外向,果然如此!

    夏昭拿着阮家的电话号码,心满意足的走了。

    阮桃看着这间偌大的四合院,心里更多的是好奇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到季橙也在帝都,说不定,什么时候就会遇上了,与其到时候遇上尴尬,但不如事先给阮永庆说一声,也好有个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“爸,季橙也在帝都,她们的艺术团在帝都大剧院演出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一听阮桃这么一说,就知道阮桃的心里,肯定还有一道坎,没有迈过去。

    “桃子,从你和季橙各归各位开始,她就已经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。”阮永庆轻声说道:“我们和季家,两不相欠。”

    阮桃想,可季橙并不这样认为。

    季橙倘若知道阮家隐瞒了真实的家境,估计到时候会怨恨阮家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爸,如果家里还有空房间的话,我能不能做一间舞蹈室?”

    阮桃还是很喜欢跳舞的。

    之前是因为身体缘故,她才离开了最爱的舞台,现在她已经健康了,她还是想随着音乐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阮父带着阮桃去了四合院的一间空房间里,“这间房间,你会不会觉得很小?”

    阮桃看着这一间空房间,道:“爸,不小了,我有一个可以专心跳舞的地方就很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问,“那你现在是要跳舞了?那大学还要读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读。”

    阮桃为了高考吃了那么多的苦,她肯定要好好的读书的。

    “你有这样的想法,我当然是支持你的,我也希望你能好好的读书。”阮永庆语重心长道:“桃子,读书可以明事理,也能给你打开一扇门,你可以看见另一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会好好读大学的。”

    阮桃没有说得是,夏昭读书这么厉害,要她俩以后结婚了,人家问夏昭,你爱人在哪里读的大学?

    倘若自己回答,并没有读过大学,那岂不是就会显得有些上不了台面?

    阮永庆看着阮桃这般不明所以的模样,便好心的解释道:“桃子,阮家村是我们的老家,这里也是我们的家,当年出了某些事情,我们才会举家搬迁回老家,现在那些事都过去了,我们也可以选择在阮家村或是在帝都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阮桃傻愣愣的。

    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,都是真实发生的。

    在阮家村,虽然阮家所有人,都没有穿那种满是补丁的衣服。

    虽然她在县城读书的时候,阮永庆也舍得给她花钱,可阮桃是真没有想过阮家竟然是如此的“低调”。

    “夏昭,辛苦你送我们回来,改天请你来家里吃饭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这么一说,夏昭便心神领会的对着阮永庆道:“伯父,桃子,那我先去忙了,你们有什么需要我做的,请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阮桃这会心情好,加上她是第一次来帝都阮家,其实对这个新家,还不太熟悉。

    “爸,咱们家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呀?”

    夏昭一听,兴奋的看着阮永庆,阮永庆无奈之下,也只好将家里的电话号码,告诉给夏昭。

    人家说,女生外向,果然如此!

    夏昭拿着阮家的电话号码,心满意足的走了。

    阮桃看着这间偌大的四合院,心里更多的是好奇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到季橙也在帝都,说不定,什么时候就会遇上了,与其到时候遇上尴尬,但不如事先给阮永庆说一声,也好有个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“爸,季橙也在帝都,她们的艺术团在帝都大剧院演出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一听阮桃这么一说,就知道阮桃的心里,肯定还有一道坎,没有迈过去。

    “桃子,从你和季橙各归各位开始,她就已经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。”阮永庆轻声说道:“我们和季家,两不相欠。”

    阮桃想,可季橙并不这样认为。

    季橙倘若知道阮家隐瞒了真实的家境,估计到时候会怨恨阮家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爸,如果家里还有空房间的话,我能不能做一间舞蹈室?”

    阮桃还是很喜欢跳舞的。

    之前是因为身体缘故,她才离开了最爱的舞台,现在她已经健康了,她还是想随着音乐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阮父带着阮桃去了四合院的一间空房间里,“这间房间,你会不会觉得很小?”

    阮桃看着这一间空房间,道:“爸,不小了,我有一个可以专心跳舞的地方就很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阮永庆问,“那你现在是要跳舞了?那大学还要读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读。”

    阮桃为了高考吃了那么多的苦,她肯定要好好的读书的。

    “你有这样的想法,我当然是支持你的,我也希望你能好好的读书。”阮永庆语重心长道:“桃子,读书可以明事理,也能给你打开一扇门,你可以看见另一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会好好读大学的。”

    阮桃没有说得是,夏昭读书这么厉害,要她俩以后结婚了,人家问夏昭,你爱人在哪里读的大学?

    倘若自己回答,并没有读过大学,那岂不是就会显得有些上不了台面?